六年前的文章

時間:2018-11-04    閱讀:276 次   

  
  篇一:六年前
  時間長了,好像自己的一切都會亂,亂的讓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去收拾這些以往留下的灰塵和痕跡,有句話說的好“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在這些天的很多時候,突然覺得話說少了很多,也許這是回到三年前的我,并不是那么喜歡說話,也許是學校部門讓我從一個自我封閉的空間跳到了精彩的門外,回憶,有時并不是忘不掉,而是不想忘,這些東西在時常看來并無稀奇,但在此時,仿佛又回到那個屬于自己的時代。說了,在時間長了之后,便會沒有思想的去收拾屬于自己的東西,讓自己不再是那么的邋遢,時常告誡自己用一個整潔的面貌去迎接下一秒的開始,時間長了不愿想起是因為想起時又會加深上一秒的歷史,而在打開一本從家帶來又從未打開過的筆記本時,隨落而地的便是一張自己都看著稀奇的便條,那是一張以前很常用的風紅色的信紙,詫然一看,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但又一時卻想不起是什么東西。
  帶著驚異和感慨慢慢打開這份由她最后署名的信紙,簡直就能說是古老,所以打開的很慢,生怕她破了,而在打開的一剎那,便見一個很熟悉的稱呼,++:我詫異了,突然覺得自己曾經也這樣的膽大過,要是現在誰還用這種古老的方式去敘述自己對別人的愛慕,那會被批斗,用現在的潮流,很瘋狂的表達方式“你可以做我女朋友?”,或者含蓄一些會發個短信“你覺得我怎么樣?咱倆能不能?”如果誰還能用信紙這樣的方式去表達的話會被“人”笑死的,也許你們猜到了,對,那是一份所謂的情書。
  現在看來,這份來自六年前的書信,對于現在的我而言,并不能讓我去在細細回味以前那些時間的過往,但是讓我感嘆的是,這張信紙依然留著原本的香味,那是屬于六年前的味道,從那時起,就從未再聞到過,也從未想起過,也許這是一種讓自己回歸的信號,或許這是一種讓我摒棄“現在”的警鐘,也許在以前打開信紙的那一晚就從未想過這封信能讓我有些當時的回憶,或者說從未想到過盡然還能讓自己看到六年前自己懵懂的影子。
  時間有時候在不經意間過的連自己都不知所綜,想要回到過去的時刻那是幻境,從不知在離鄉背井的鹽都還能讓自己有在家的感動,也許是因為這份來自時空的書信,在煙霧繚繞中字字模糊,真想哭出當時的少年時光,在晃眼之間這么多年過去了,但是深知自己是個錚錚男兒,怎能為這些曾經的兒女之事讓自己亂了陣腳,不會!但是自己明白,很多事兒一旦錯過就再也沒有機會再去續寫。即使是現在還未清醒,或許依然堅持著。
  在這個時代,屬于自己的到底有多少是真實的?留給自己的到底有多少是值得的?留下來的是否是自己依舊堅持的?只能在屬于自己的空間暢想自己天地,或者完全可以去翻天覆地的去闖一闖,沒有后路,沒有支援,只有一搏,我想這才是屬于自己的青春,扛得起,負的起,失敗的起,不害怕對不起誰,只為能堅持和我一起堅持的兄弟和朋友,那個屬于未來的人你可以在那兒等著,既然撇開了那就,抵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不管選擇是與非,懂得放棄。
  
  篇二:當愛回到六年前
  我蜷縮在床頭的一角,流干淚的眼已感到一絲困倦,每每想躺下,心口的疼痛讓我無法忍受。我輕輕地掀開衣服看著被紗布貼住的傷口,仍然可以看到血跡,這是沖動的行為還是理性后的抉擇?眼淚再一次落下,落得那么廉價、那么的悲憫。
  我和彬坐在江邊的欄桿上,我望著平靜的江面發呆,彬看出了我的不樂,他知道我又在想著他。于是,就安靜的陪在我身邊。突然,我跟他說想去酒吧,叫他帶我去,我想感受一下酒吧的氣氛,想感受一下在酒吧里昏暗和耀眼燈光下的興奮,甚至想要喝酒,叫他不要拒絕,不要問為什么,就在身邊護著我。他以為我開玩笑,于是很爽快的答應了。看到他那樂開了花的臉我也翹翹嘴角就上車了。
  我把沒有了神情的臉靠在窗口,望著外面一排排的樹,還有樹下的人來人往,透過玻璃依稀可以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有喜有樂,有怒有悲……路邊的小販和昔日一樣,熱鬧一點也沒有減去。看到這一面,我沒有了從前的活躍,不像從前怎么也得拉上好友過去逛幾圈才會舒心,現在,對于這一切,都是那么的無動于衷。
  經過一個又一個的紅綠燈,穿過大街小巷和繞過人群聚集的地方,車很快就停在了廣州某一酒吧前。
  他說到了,我點頭“嗯”了一聲。他問我之前有沒有去過酒吧玩,我說沒有。我的回答很淡定、簡短,我從側面打量了他一下,他咬著嘴唇顯然有點無奈,把他原本喜洋洋的臉一下子繃了起來。
  下車后,我仰視著酒吧的外表,環顧四周的環境,還好,算是一間正規的酒吧。
  彬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時不時他會回頭來看我,然后對我笑笑,我靦腆的低下然后習慣的把頭向左邊稍望一會。
  走到酒吧的大廳就被那五彩繽紛的燈光炫得有點暈。在光線的照射下可以看到站在臺上性感的美女正在舞動著身姿,臺下坐著一堆男人,那種完全忘我的舉動和喝彩聲已超過了酒吧里搖滾的音樂聲。一個勾魂的眼神和火辣的身材不愧是男人們的“隱藏殺手”。我望了望彬,毫無疑問,他的眼神正專注著掃向臺上,他看到我看著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能理解,男人看到美女多少都會有點沖動。(中國散文網- www.thtfou.tw)
  我和彬通過服務員的指引下來到一間包廂,包廂不大,二十個方左右,但足于我們倆活動的空間。我找個位置坐了下來,彬點了一些有節奏的歌曲,然后點了一打啤酒和幾個小食,我跟彬說要是我喝醉了怎么辦,他笑了笑說我不會喝醉的。其實,我懂彬這份人,他是個有學識、有素養、懂禮貌的人,之所以這樣才放心跟他來這種地方,只是逗著他說幾句罷了。他也不會喝酒,純粹是陪我開心。
  啤酒拿過來了,我倆又說又笑,傻乎乎的,干了一杯又一杯,最后為了盡興干脆直接拿瓶子來干了。他教我猜拳,我教他跳現代舞,這個時候,只有快樂和歡笑。在雙方各喝了兩瓶多時,彬就忍不住要找洗手間了,我站在一旁,雙手叉腰哈哈大笑,笑他不如我,他憋了我一眼就往外跑去了。而我也感覺全身發熱,腦袋蹦蹦跳,有點暈暈,于是,我坐了下來,讓頭腦保持清醒。
  這時的音樂憂心傷感,唯美而沉寂的旋律和酒精的發作穿透平靜的心,讓我再也掩飾不了心中的痛苦。沉淀在心底的事再次浮現。心里掛念的仍然是他,一個愛了多年的人。想起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想起了跟他分開的時候,想起了又跟他合好的時候……分分合合最終是沒有勇氣走下去,以沉默告別。然而,心,怎么也放不開,渾渾沌沌的活在童話世界里,總堅信著那個美滿結局,只因為“堅信”這個詞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早該就從這里抽心轉身。書中說的什么“華麗的轉身”?我嘗試了千萬次都沒有嘗試到這種豁達的轉身,對于這個詞的用之只能意會,不可悟徹。對于這段不能自拔的感情我很無助,思想很混淆,真的解釋不清楚。“每每想起你的無情,你的冷落,你的無所謂……我的心就像裂開一樣痛,為了要把你忘記,也為了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我把一切與你有關聯的東西都塵封起來,顯然,這是暫時的事。”我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就會抹殺了自己的未來,那時我就是一個“殺人犯”,一個被剝奪終身自由臉上寫滿“懺悔”的囚人。我應該要怎么做?我很矛盾、很迷惘!眼淚再次落下……
  有時,我會胡思亂想,甚至想到人生的絕望。曾多少次我強忍淚水不讓流下來,我不想我的淚變得那么廉價,因為,我告訴自己,淚也會堅強,淚也有尊嚴,然而,當淚控不住往下流的時候,也讓我明白了,淚也有脆弱的時候,因為淚也會無奈,淚也會掙扎,于是,淚也帶有種負罪感。
  正當我哭到沒力時看到桌面上放著彬吸過的煙還沒燒完,而我的心還在痛苦的掙扎著,這時,我像一只失去理智的動物一樣拿起煙頭吸了兩下,然后狠狠地往自己的胸口一扎,頓時大叫一聲,服務員跑進來,結果被我打發出去了。彬這時也回來了,他看到我躺在沙發上捂著胸口在哭,他走過來扒開我的手看到我的傷口處流著血,眉頭一皺,憤怒地說:傻了!然后往外面跑,在眼淚模糊的視線里看著他離去……他找來一名女服務員幫忙,彬把我扶起讓女服務員幫我消毒傷口然后用紗布包起來,肉體和內心的痛交織一起已被麻痹得忘了哭。彬看著我一言不發,他知道我的事,我也知道他心里難過,看著心愛的女孩竟在他面前為另一個男孩做這種事。我站了起來,淚流滿面的臉望著他,然后用嘶啞的聲音問他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他說不是我的問題,他說我很優秀,很好的一個女孩子,叫我不要再為一個不懂欣賞的人做傻事,不值得!他的話有力而嚴肅。說完,一把抱住我,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又忍不住哭,眼淚不停地流。
  此時,已凌晨兩點多,外面的人開始慢慢離去而漸漸安靜起來。彬為了我的安全就打電話打給他的一個好朋友過來一同送我回去。
  回到家我一直坐在床的一角,久久不能入睡,一直看著窗外的天慢慢亮起來,而心口的痛,若隱若現……
  當愛的記憶回到六年前…………
  待續…………

散文網首發:http://www.thtfou.tw/sanwen/1409185.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打游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