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的文章

時間:2018-11-12    閱讀:408 次   

  
  篇一:江雪
  風未停,雪仍下。
  雪似乎為某個約定,如期而至,在這個季節飄成一種景致。
  與往昔一樣,如孟春的梨花在風的飄痕中徒自感傷,徒自飄零,瘦弱得似彌留佳人的笑靨。
  天涯還遠,游子未還。
  那裊裊炊煙呢?那三五屋舍呢?
  雪飄落在水面。響起一種聲樂,比鄉愁還輕渺,脆弱。已看到曾出發的方向,到了歸期,卻不知歸途,不知歸人。
  天已黃昏,愁意更濃,沒人看見這個黃昏的落日圓不圓?
  幾支枯枝,似一支支瘦手,向上蒼乞求著什么;幾片被季節遺忘的葉子,也飄成心一樣的色澤,寄著相思。連那只歸鴉也忍不住歌唱,為這個飄雪的黃昏啼譜成一種愁倦的韻詞,和著風,響著。誰的畫筆能留住這永恒?
  江水似乎更瘦了——————那是仙子沐浴遺落的緞帶,還是宋詞人有意留落的一闋憂傷的詞呢?
  蘆葦也在歲月中逐漸衰老,承襲著太多風霜雪露,斜橫江水上,照看著自己的容顏。
  在水一方,孤舟自橫,獨釣寒江的人呢?只有孤舟,被纖繩拉著,在這個冬天凍凝成記憶。
  
  篇二: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柳宗元
  紅塵的梵唱,早已被這白雪掩埋于千山之外。
  沒有聲音,也不需要聲音,世界甘于沉默,沉默渲染雪的寂寥。
  沒有風的雪,深沉而又認真地下著,跌跌撞撞地觸到江面,卻又不甘地化了,轉瞬即逝……
  孤舟上坐著身上披著蓑衣,頭上戴了斗笠的老翁。悄悄地躲在江雪之中,雪,下白了他,在這單調的水墨畫里,也成了一片記憶。酒壺已經空了——不是為了解渴,只想麻痹自己的靈魂。(中國散文網- www.thtfou.tw)
  江山多嬌,多嬌的江山卻隱于白雪;風景如畫,如畫的風景卻掩于江雪。白是空曠之美,這水天一色的孤寂,凍結了靈魂之潔,湮沒了扁舟之孤,掩蓋了垂釣之雅……
  雪一定已經下了很久,從亙古下到了現在,仿佛這個世界只有雪。雪、江、舟、釣、翁,簡單的事物簡單地拼湊成了一個簡單的世界。
  老翁似乎不覺寂寞,他就是為了在這江雪之中垂釣而存在的,垂釣是老翁永遠的生命。即使釣上了饑餓的魚,也喂不飽你饑餓的靈魂。
  他似乎同樣知道,魚,是永遠釣不上的,這魚,是不存在的。可老翁依舊愿意用余生去可能這不可能的魚。
  那垂釣連接著老翁和這個世界。
  垂線微微一動,抖落了滿線的積雪,平靜的江面上,也泛起一陣漣漪,老翁睜開了原本好像就睜著的眼睛,看著江面浮動的一層霜……
  沒有拉桿,也不想拉桿。
  因為他的眼前,是整個世界……

散文網首發:http://www.thtfou.tw/sanwen/1411399.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打游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