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菊-關于品菊的文章

時間:2018-11-13    閱讀:588 次   
  篇一:深秋品菊
  一到深秋,在寒風冷霜的侵襲下,那些本來嫩綠的樹葉變得萎蔫枯黃,在地上漫無邊際地流浪起來,那些鮮艷絢麗的花朵也凋謝得沒了影跡,仿佛整個世界,都沉浸在肅殺蕭條之中。而菊花,卻在吐艷怒放,呈現著勃勃生機。只要走進菊園,一股股清香便會迎面撲來,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菊花的身影。那花有紅的,白的,黃的,粉的,一排排,一簇簇,在陽光下隨風搖曳,展現艷美婀娜的風姿。觀賞之時,稍一恍惚便會頓生出猶如置身春天美景中之感。
  菊花開得太逢時了。丹桂的馨香剛剛散去,梅花的傲雪綻放還有一段時日。天地之間,唯我獨放,任我獨秀。既無相形見絀的自卑之負,也無艷麗搶眼遭妒的麻煩。而且,還博得了傲霜斗寒,不與群芳爭艷的贊譽。顯然,深秋是菊花盛開的最佳背景,菊花是深秋不可或缺的一幕最亮麗的風景。沒有菊花,一個季節將變得索然無味。
  菊花點綴的秋色美麗如畫。有人描摹:“芙蓉金菊斗馨香,天氣欲重陽。遠村秋色如畫,紅樹間疏黃。”有人吟唱:“一種濃華別樣妝,流連春色到秋光。解將天上千年艷,翻作人間九月黃。”一抹金黃,散淡去了寒蟬切切的悲哀,枯藤老樹的蒼涼,簇擁一個不老的季節。
  人們喜歡菊花可謂歷史悠久。喜歡自有喜歡的道理。除了有惹人喜愛的外貌,還有許多因素。比如,菊花中有黃色的,而黃色恰是我們這個民族最高貴的顏色。比如,在南方口語中菊與足諧韻,由此引申出的諸如“知足長壽”、“知足多喜”、“知足是福”等民間彩頭,飽含著濃重的吉祥之意。因此,在重陽節這一天,古人除了登高飲酒外,還喜歡采擷菊花插于鬢上,直插得滿頭皆花才算盡興。“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也許真是這種情景的寫照。既可養眼愜意,玩樂舒心,還可沾上點貴氣吉氣,此等美意,豈能使人不鐘愛之?
  與想起端午,就會想到粽子和屈原一樣,想起重陽,就必然會想到菊花和陶淵明。粽子因屈原而存在,多少帶有一些凄清悲涼的色彩。菊花仿佛為詩歌而存在,蘊含著太多的靈慧和韻致。在托物言志的情感發酵中,菊花被搓揉成一個個形態各異的意象,平鋪在平仄的文字里璀璨生輝。陶淵明是詠菊的泰斗,自然成了菊花的代名詞。他以“不為五斗米折腰”為由,吟誦著《歸去來兮》的辭賦,辭官歸隱,過著“晨興理荒穢,戴月荷鋤歸”的農家生活,走在鄉間的小路上,一路尋覓桃花源的美景。他是用田園牧歌的情調來詠菊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開在他心間的菊花是返璞歸真,物我無間的超然情懷的象征,始終散發著悠然之醇香。因此,菊花便有了“花中隱士”之譽。在詠菊詩的作者中,名氣大的要數唐末農民起義軍領袖黃巢了。他是以雄壯戰歌的情調來詠菊的,“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字里行間豪氣沖天,霸氣十足,呈現出一種豪邁粗狂,激越高亢的威武之美。盡管他的豪情壯志最終留在了狼虎谷的荒草間,如火如荼的起義也灰飛煙滅,但卻給菊花留下了“花中斗士”之名。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因為在三首詞中用了“瘦”字,被人稱作“李三瘦”,其中的一“瘦”與菊花有關:“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菊花,在她筆下成了抒發情思的對象,散發著婉約情歌的風味,成了盛開在伊甸園中的奇葩。(中國散文網 www.thtfou.tw)
  菊花不僅有詩情,也有畫意。明代著名文學家、畫家徐渭老年時畫過一幅中國畫《菊花圖》。畫面上,在青青的細竹旁,茂密的雜草間,一株孤獨的菊花突兀而起,略彎的枝干上綠葉錯落層疊,枝頭七八朵花吐艷怒放,迎風搖曳。畫面的右上方題有七言絕句“身世渾如泊海舟,關門累月不梳頭。東籬蝴蝶閑來往,看寫黃花過一夜。”散發著翰墨香的菊花,蘊含著品格和志向。徐渭才氣橫溢,文學、戲劇、書畫,無所不精,卻命運多舛,應試八次不中,坐牢七年,自殺九次,孤寂凄涼伴隨著他的一生。然而,他心中的菊花卻始終生機盎然,扎根在叢草亂竹之中,不肯從俗,盛開在秋歲之末,傲霜凌寒,可謂“澹極名心宜在野,生成傲骨不依人”。畫中之花,何止是花?
  在古代,菊花的最早實用功能是食用,其次才是入藥、欣賞。屈原曾在《離騷》里吟詠:“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看來,至少在戰國時期人們已經飲食菊花。菊花氣味芬芳,綿軟爽口,即可直接充饑,又可做成菜肴,還可與其他食物混合制成糕點,深得人們的青睞。據說唐代詩人陸龜蒙特別喜歡食菊花,在房前屋后寬敞的空地上,種了許多杞菊。春天,嫩苗恣肥,就采來當下酒菜;夏天,枝葉老梗,氣味苦澀,他卻仍督促兒孫去采摘,照樣吃,幾乎到了食而上癮的程度。后來,他為此事專門寫了一篇《杞菊賦》。菊花還可以釀酒,菊花初開的時候,古人將花與莖葉一同采下,混雜黍米釀造,等到來年九月九就成了酒,稱作菊花酒。其香淡雅清幽,味清涼甜美。陶淵明喝過,留下了“菊花釀酒可延年,兩鬢絲絲燒鶴發,”的詩句,對菊花酒大加贊美。唐代詩人李白喝過,寫了一首《九日登山》詩,追慕陶淵明,抒發自己的志向。宋代詩人陸游喝過,而且還因喝而康復了身體,所以他不僅對菊花酒竭力贊賞,還呼吁“今朝喚父老,采菊陳酒壺。”在古代和現代都時興的,可數菊花入茶這一項了。閑暇之時,往茶杯里放幾朵曬干的白菊,開水一沖,不多會便有股股清香飄溢起來,頓覺心逸神怡。如果用玻璃杯,再加上幾顆枸杞,那就多了份欣賞的情趣。那些花一旦有了水的滋潤,便漸漸舒展開來,伸出花瓣,露出花蕊,像是在演繹怒放的情景。而那些在菊花下的深紅色的枸杞,會慢慢往上浮動,活像游戈于睡蓮下的小金魚,使人遐思連連。待水已有些微黃,悠悠品飲,清涼甘甜,余味無窮。因此,古人始終視飲菊花茶為高人雅士的興致。
  秋天的菊花,憑一片片花瓣,一縷縷馨香,豐滿了一個季節的風景,牽動著無數人的情愫,充盈著文化的內涵。面對菊花,除了褒揚、贊嘆,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篇二:獨品菊花香
  這是一個安靜的午后,明媚的秋陽從窗外照射到書桌臺上,感受到深秋的溫暖。一個人坐在桌前,捧起喜愛的書本,細細感受著這上天賜予的陽光與鉛鉛文字的魅力,獨享著這難得的安靜的愜意時光。
  不一會兒,覺得口干。拿來玻璃杯,放入幾朵小白菊,倒入開水。那干枯的菊花瓣隨著開水的滲入如伸懶腰般快速的舒展開來,貪婪的吸收著水分,不一會兒,那花瓣晶瑩,透亮,層層疊疊,漂浮在瓶口,顯得栩栩如生起來。仔細端詳著這杯里一朵朵如鮮活般盛開的菊花,香氣也隨之沁入鼻腔,醉在心田。發現開水隨著菊花的滋潤慢慢變成淡黃色,迫不及待地品嘗一口,清苦,隨之甘甜的滋味溢滿口齒唇間,久久回味。
  自古才人多愛菊。宋朝的周敦頤在《愛蓮說》中稱“晉陶淵明獨愛菊”。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千百年來膾炙人口的名句,唐朝的白居易也有一首《詠菊》至今廣為傳唱。
  一夜新霜著瓦輕,芭蕉新折敗荷傾。
  耐寒唯有東籬菊,金粟初開曉更清。
  還有陸游的《九十二日折菊》,朱淑貞的《菊花》等等等等。
  菊花沒有牡丹花的傾城之色,沒有玫瑰花的艷麗奪目,沒有茉莉花的清香悠遠,沒有桂花的濃香甜蜜,為何古人偏愛菊花?古人欣賞的是菊花凌寒的品格,清秀的神韻,西風不落的一身傲骨與高尚堅強的情操,更贊美她心底無私的坦蕩與不畏艱苦的韌性。
  我也愛菊花,因為她在春天明媚,百花爭艷的時候不浮躁,不爭寵,在天氣嚴寒,眾芳萎逝的時候不消沉,不頹廢。有人說她標孤傲世,似有偏見,我覺得她只是不媚流俗,堅持做自己而已。這樣一種品性,在世俗的今天,被物質所濁化的社會,恰恰是難能可貴。
  一個人獨自品著這菊花香,不知不覺,太陽已經漸漸西下,陽光也慢慢褪去,菊花經過長時間的浸泡,已經慢慢沉落在杯子的底部。菊花的浮浮沉沉不禁讓我聯想起這起伏的人生。今生,我愿做一個如菊花般的女子,站在高處,沉穩,內斂,不張揚。站在低處,隱忍,堅持,不放棄。做勇敢的自己,做獨特的自己,做美麗的個性自己,堅強地走完人生。

散文網首發:http://www.thtfou.tw/sanwen/1411753.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打游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