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溪-關于桃花溪的文章

時間:2018-11-13    閱讀:784 次   
  篇一:桃花溪
  桃花溪早在神往之中,每每看到桃花,眼前就會幻化出一幕幕孩童時的我,在煙雨中的桃花溪嬉戲場景。細雨菲菲,雨絲子密密的,似雨似霧,絲絲縷,漫天撒下輕絲羅帳。獨自漫步在一條由青石板鋪成的通往望山閣的小道,右面是中粱山巍峨山巒,山巒下不見有溪,只有聯袂而來,一版墨青滿是桃花樹與荷葉的溪水,原來春夏水漲,將對岸那桃花溪與荷塘連為一體了。岸邊一只潮濕蒼黑的渡船,在原來的地方,靜靜地,靜靜地若有所思。
  溪水墨青地靜,偶爾貼一朵無聲的小旋渦。蒙煙細雨最是纏纏綿綿地難以招架。那古意盎然的山廓和許多心緒,也都濕漉漉讓人難以招架了罷!桃花依然像古代那樣地開著,在岸邊,在水里,在那種煙雨迷蒙的意境之中,靜靜的濡染著生命的嫣紅。我突然想起,江水和桃花和諧組合的桃花溪,似乎是在靜靜地等待著什么。是等待我呢,還是等待欣賞它的人呢?
  蒙蒙煙雨依然無聲無息,無聲無息地編織著暮春的桃花溪。乘船渡過溪,來到那滿是桃花的樹林中,船舷四周是無數的粘滿水珠而傾斜的荷葉,時不時常會看到幾片桃花瓣在水中,這時會吸引一群可愛的小魚隨它流淌,也會有那么一兩只青蛙在荷葉中,暢快淋浴。一陣嘩嘩的水聲由遠而近,順著溪水聞聲而上,前方百米處一塊瀑布自山頂而來,到此處地勢趨緩,但水勢并不小,清澈純凈,從山石之上奔涌而過,濺起無數碎玉般的浪花。
  山澗兩側桃花樹蔥蘢,拾階而上,不斷有水珠從葉尖與桃花中滴落,渲染著雨后的水潤和晶瑩。因為離前后的瀑布稍遠,遠處山林里偶爾傳來聲聲鳥鳴,和應著山路一側隔著樹林傳過來的山澗的流水聲,且當伴奏,而什么樣的主旋律都完全有你從心頭生起。霧氣彌漫,停船放眼四處,朦朧的感覺逐漸變得強烈。飛濺的雨霧帶著微風與幾片桃花瓣幾乎把全身都包圍起來,閉眼抬頭張開雙臂,感覺如小貓舌頭涼涼地舔著面頰。風有花草的氣味,雨有花草的氣味,溪水有花草的氣味,中梁山那墨黑色嶙峋的崖岸有花草的氣味。溪水不倦地流,小旋渦似一朵朵水青色的小蓮花,開在多少有些禪意的墨青色的溪面上。
  我這才發現,進入了人間的天堂!
  
  篇二:感受桃花溪
  大凡能用開眼醉心的“桃花”一詞命名的風景,都會讓人賞心悅目,深刻難忘。鄂皖交界的大別山腹地、英山縣內的桃花溪便是這樣一個極好的去處。(中國散文網 www.thtfou.tw)
  重陽佳節,天高云淡,秋陽杲杲。愛女張章陪護我搭乘開往皖南的旅游車在岳西下了高速公路,再在綠樹掩映、蜿蜒曲折的盤山公路上穿行,越過來榜街,登上爛泥坳,觀光包水河,參觀紅軍二十八軍軍政舊址,游覽昭關長城,食宿翡翠的鷂落坪的農家樂。翌日前往觀賞十五里的桃花溪。我不僅用雙腳丈量了山谷蹊徑,而且用我的感官分別感受溪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如詩如畫的美景,如歌如樂的聲音,或香或甜的味道,或熱或涼的氣溫,仿佛融化在這山光水色的仙境之中。
  桃花溪藏在江淮分水嶺小岐嶺下的一片蒼翠如滴的峽谷之中,上游尚無路可通,下游通過農田與村舍,注入一座人工湖中。我們選游的只是從象鼻挽水到黑龍潭一段,對桃花溪的奇身、瀑潭及花木、巖石進行品嘗。
  所謂象鼻挽水,顧名思義,就是一座橫向的山峰,將本該在直瀉下的溪水生生地截住,逼它無路可走,只好乖乖向東轉彎,跌跌撞撞,舉身躍進深壑的青楓林中。它在那里喘了一口氣,轉悠下,又被象鼻牽動,再由東向北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恢復原來的樣子,西向流去,順著山勢或直或曲,或寬或窄,或明或暗,或深或淺,或快或慢,唱著歡樂的歌,彈著動聽的琴,跳著優美的舞,奔流下山,營造出一個又一個好看的景點。
  最搶眼的是瀑布。它有大小、高低、寬窄之分,又有單股、雙股、多股之別。瀑之白,如碎雪,如櫻花瓣;瀑之形聲由山勢、風向而多變。有的如幕簾,有的如豎琴,有的如野馬;有厚有薄,有粗有細,有輕有重,有的窸窸窣窣,竊竊私語;有的潺潺流響,如絲如竹;有的活潑,時幾順巖細流,如孩童咿呀學語;時幾拋珠撒玉,嘻嘻哈哈;有的膽小、羞澀,不讓觸摸,只給一道白光,一絲清涼,一個笑意;有的膽大,如龍如虎,使人敬畏,壯人胸懷,比如三十多米高,分成三級九股的名叫“九龍瀑”的大瀑布。它從叢林中,石床上直瀉而下,被蒸騰的霧氣圍繞著,好像白花花的巨龍從山上猛撲下來,似吞天化地,巨大的水瀑氣勢洶洶的撞擊著刀削斧砍的峭壁,被劃成無數的、橫七豎八的水流,飛濺得不忍分離,又閃電般地集拔起來,更瘋狂地向下面的巖石撲去。而后,又激起無數沖天的水柱和水花。瀑布沒有被征服,即便摔得粉身碎骨,也重新凝聚起來,匯成更大的力,不斷地翻滾著,吼叫著,抖動著拳頭,兇狠地向犬牙交錯的巖石撞擊。戰栗著的山光,發出低沉的呻吟,也很快被飛瀑的咆哮淹沒。奔瀉的瀑布沖擊巖石和溝壑發出駭人的吼叫,以震耳欲聾的巨響闖入石潭,而后悄無聲息,靜靜躺著。頃刻之間,便是帶著更兇猛的水流和雷霆般的轟鳴,沖入深潭。
  我站在瀑布腳底的巨石上,屏住呼吸,仰首凝望,細細思索。在陽光照射下,雪白翻滾的洪流風馳電掣般地向我們壓頭蓋頂打來,似閃電,似流光,似迅雷,似暴雨,似飛煙。我頓時覺得生命失去了平衡,不知聲響,不知濕衣,不知涼冷,仿佛整個世界都是傾斜。我被融成一滴水,匯入流瀑去滋潤生靈。
  瀑布之下就是潭。潭有大有小,有深有淺,有形也無形,千姿百態,可親可愛。有的泛白,像鍍上水銀,白光閃閃;有的像綠葉,平鋪著,厚積著,它松松地皺纈著,像少婦拖著的裙幅;它滑滑地明亮著,像涂上“明油”一般,有的像蛋清那樣輕,那樣嫩;它又雜塵滓,宛如一塊濕潤的碧玉,青青一色。有時動,水波像嬰兒臉上的微笑,向四周泛展;有時靜,如碧玉,如明鏡,照著山鳥蜻蜓的身影,有的女性游客也在潭邊斜著身子照一照臉蛋和衣裝;潭水清,潭水純,口渴了,還可以捧上一捧潤喉潤心,清爽爽,甜絲絲。有的潭如底如嶼,如嵁如巖。青樹翠蔓,蒙絡搖綴,參差披佛。潭中的水草、圓石、小魚、幼鯤與山蟹,在日光照耀下,或蟄或動,歷歷可見可數,似與游者相樂。
  巖石、林木與泉流,是構成桃花溪美麗的三大元素。這些巖石,大如椽屋,小似拳栗,有的青,有的褐,有的有形,有的無形,花樣百出,皆可欣賞。至于樹木,生長在深山水中的多是松檜楓櫸等,你挨我,我挨你,抗拒著狂風暴雨,閃電雷鳴,沖天向上,無不把醇厚的綠色張揚到極致。城里的公園,那些樹林盡管得到精心的呵護,可是它們的葉片總是難得有發光的時候,而桃花溪兩岸的樹木,一片片都是翡翠制成的晶片,一陣風來,無數的露珠葉片上同喧喧的鳥聲一同落在行人的衣襟,便有了拂之不去的夢痕。
  我們去的時候,雖然桃花已謝,果實已收,但不遺憾,因為我們看到一樹樹、一排排、一片片還未脫去綠裝的桃樹,我們可以想到:“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蜂舞喋喧的盛況:紅光閃閃,璀璨奪目,像火把,像火龍,像火海,把山谷照得熱氣騰騰,聞到撲鼻的香味,更不必說那果實累累的豐收景色是多迷人了。
  代替桃花美景的還有“梅、蘭、菊、竹”四君子的蘭、菊、竹以及紅葉和杜鵑了。
  在深深的桃花溪里,我看到了一株株、一叢叢幽蘭,雖然沒有開出淡黃、淡綠、紫黃胭脂濃香撲鼻的鮮花,但它細長、硬而不脆,軟而不柔,綠油油的葉子,注入了山野剛柔之氣,風雅華貴,精精神神,美化著溪谷,凈化游者的心靈。值得一提的是山菊花,它無須人工培植,施肥灌溉,自然生長在溪谷的道旁,很不起眼。但是它一株連一株,一簇連一簇,開得那么熱烈,多么茂盛,那黃的、紅的、白的、紫的,一朵朵、一簇簇,迎著山風,爭妍斗艷,噴芳吐香,給游人滿衣的香,滿臉的笑,滿嘴的贊。
  至于竹,它在桃花溪并不唱主角,只是零星點片,但不失個性,點綴山谷。有的粗細相雜,有的粗如碗口,有的細,如筆桿,但都伸展細長的枝葉,擠擠攘攘,爭相生長。山霧間著竹林,像給每根竹子涂上了一層釉彩,更添了一層翠綠,山風吹拂,沙沙作響,竹波滾滾,綠了眼睛,蕩漾心胸,給人以剛勁、清新、生機盎然之感。
  彌補沒有桃花開放的不足還有紅葉。這里的紅葉,雖然不像北京香山的紅葉滿山遍野都是,如火如荼,如云如霞,像火龍,似火海,丹葉閃爍,千枝撼紅,丹赤耀眼。時而在叢林中突現,時而在淡岸展姿,既把美姿艷色留在游人的相機,更刻印在他們的腦海中,記在心坎里:“透看一樹凌霜葉,好似哀顏醉里紅”、“停車坐看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萬綠叢中一點紅”。我被楓葉的美色的感動,于是口占一絕:
  山野庭園草樹叢,容顏不易四時同。
  無須粉飾爭芳艷,麗質天生自在紅。
  還有一些秋杜鵑,從石縫里、泥土中、溪徑邊一株株、一蓬蓬擠出來,用它翠綠的枝干開出既有紅、黃、粉色,又有紫紅、白色的花,密密層層,重重疊疊,似錦繡堆,給幽靜的山谷增添熱鬧,給游客增添情興。
  觀光這些景致,就會令人生出無盡遐想,但真正讓我流連忘返不忍離去的,則是這一脈奔騰不息的水。它是山中的一條銀鏈,一條生命線,是畫廊的主題,是詩歌的主旋律。面對桃花溪湍急,以及由它滋養的花木草魚盛況,我既振奮,又憂慮,再一次俯下身去,雙手掬水,酣暢牛飲。
  祝愿:青山永在,綠水長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散文網首發:http://www.thtfou.tw/sanwen/1411754.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打游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