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依然,許我良辰

時間:2016-03-04    閱讀:2836 次   

  打從襁褓,我便流落于煙花之地。
  泅浸在聲色里,
  纖指微弄,便成翠云鬟;信手拈來,即是桃花妝。
  清酒不濃,幾滴卻醉倒楚楚衣冠化作衣冠禽獸;
  巧笑軟語,是窮酸書生買不起的迷藥;
  千嬌百媚,低調的宦官卸掉公堂的凜然甘心繞指柔。
  
  豆蔻之我。
  胭紅略施,青絲垂落竟可攫魂掠魄。
  工于琵琶,善彈古箏。
  
  奩月疏星,木樨清寒。
  我窺見一隅獨酌的他,溫文爾雅。
  凝視著他的雙眸道,明日我十六,大人帶我走。
  復雜的眼光迎上我,沉吟道,好。
  
  收我為義女,賜名景辰。
  幽居山谷,我是他的藥童。
  他總要我一身縞素,他卻依然烏衣裊裊。
  自幼點絳唇梳曉鬟的我,很快便習得一手好字。
  采藥,曬藥,煉藥,試藥。
  我一直面色慘淡,他就經常燉當歸喂我。
  知道我夜不能寐,輾轉反側,居然做香囊給我。
  我們時而親近無他,
  徹夜教我楚辭,清晨以玉帶替我束發。
  時而又冷淡疏離,
  半月不歸也未遺一詞,(詩歌大全 www.thtfou.tw)
  當我笑臉盈盈時,卻像陌路人般審讀我。
  
  經年流轉,辛夷醉灑閑花。
  我們像并排的兩棵樹,也不結成連理。
  
  那日,風緊云低,鴉雀徘徊。
  親自試藥的他,最終毒發。
  一縷殷紅滑下嘴角墜入衣間,恍若嗜血妖冶的美麻痹了我的神經。
  他含著絕塵的笑,皓齒輕啟,
  景辰,玉帶是地圖,走吧。誤你年華,是我自私。
  清淚兩行,冰涼的淚混雜著他的血,唇舌間只有絕望的味道。
  喝下剩下的半盅藥,我低喃,景辰會生死相隨的。
  良辰美景奈何天。

散文網首發:http://www.thtfou.tw/sanwen/880049.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打游戏赚钱